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当纳兰容若遇见仓央嘉措:初见,便惊艳了一生

时间:2019-10-05

  诗词世界昨天我要分享

  有人说,不读纳兰容若和仓央嘉措,不是真正的读诗人。

  纳兰容若的笔,太真。

  从富贵锦绣,到失意落魄;从琴瑟和鸣,到阴阳两隔,字字句句见真心。

  仓央嘉措的情,太痴。

  从高高在上的活佛,到客死他乡的囚犯,生生死死是情痴。

  他们有着不同的命运,怀揣着同一种极致的深情,在一生的寻觅与伤怀中,留给我们一篇篇绝世诗文。

  当他们相遇,初见,便惊艳了一生。

  

  仓央嘉措说:

  但曾相见不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纳兰容若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人生若只是初见,一切美好都不会遗失。很多时候,初见,惊艳。蓦然回首,却已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少时的玩伴已各自成家立业,散落在天南海北,再难相见;青年时的伴侣,如今仍相守在旁,共度相濡以沫的余生。

  若是有缘,不论山高水远,都会有再见的那天,不离不弃,相伴一生;

  若是无缘,哪怕朝夕相处,也会聚散无常,再拼命地挽留,也无法改变。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人生苦短,愿我们且行且珍惜。

  

  仓央嘉措说: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纳兰容若说:

  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

  不是人间富贵花。

  一个是认定的转世灵童,却苦苦寻觅着世间法;一个是注定的庙堂权臣,却厌弃高门广厦,心系山泽鱼鸟。

  生而为人,有太多的事与愿违,也许是亲人的辞世;也许是事业的变动和波折;甚至仅仅只是一次情绪的溃堤,都可能让你备受打击。

  生活的波澜可以一时令人止步不前,但它永远无法剥夺生命的自由和意义,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

  请你相信,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途,终有回转。

  即使事与愿违,也一定另有安排。

  

  仓央嘉措说: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不是闲事。

  纳兰容若说: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诗人们伫立在萧瑟的秋风中,周围是黄叶纷纷,往事浮现于眼前,不禁黯然神伤。

  人生长恨水长东,遗憾,是生活的常态。时间无情,最痛的莫过于送走自己深爱的亲人。

  曾有一条公益广告:母亲说,儿子啊,等你长大考上大学,妈妈就享福了,等你毕业工作了,妈妈就享福了,等你结婚有了孩子,妈妈就享福了……

  其实,很多时侯我们并不是输给了现实,而是输给了等待。别总让父母等着我们,肆无忌惮地消耗着有限的亲情。

  此生惟愿家人身体康健,让我承欢膝下,陪你散散步、捶捶背,一粥一饭,安然度过余生。

  

  仓央嘉措说: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纳兰容若说: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一个进退两难,困苦如作茧自缚;一个满心惆怅,落寞如照花临水。

  世事难两全,就如月有阴晴圆缺。

  一生中有太多舍不得:舍不得父母,舍不得爱人,舍不得孩子,舍不得老友,舍不得手中的名利,舍不得变老......

  人生,终究是一个人的修行。过了中年,读一读佛经,才知道一切难舍,最终还是要舍得。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可贪痴太深,赤条条而来,赤条条而去,该舍便舍,了无牵挂,便是世间自在人。

  

  仓央嘉措说: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纳兰容若说: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短短今生一面遇,前世多少香火缘。”

  曾听人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遇见。

  我们在这世间相遇,便都是久别重逢。

  杨绛与钱钟书携手渡过命运的波澜,心存曼妙的风景;朱生豪和宋清如书信传情,把寻常的日子过出甜蜜;三毛与荷西等待彼此6年,终在撒哈拉沙漠共赴一场婚约......

  生命人来人往,聚散匆匆忙忙。

  恋人也好,朋友也罢;喜欢也好,厌弃也罢;珍惜也好,缺憾也罢。

  你来,风雨多大,我都去接你;你离开,有多不舍,我都微笑作别。

  这辈子,我们一同笑过、哭过、努力过,便已足够。

  

  三百年前拥有着绝世才华的两位诗人,两个“清凉孤绝”的生命,在时过境迁的今时今日,在我们的阅读中相遇。

  他们虽已故去,隽永的诗句却在世间静静流淌,被那些有缘的人,一次次记起,又一次次传诵。

  在他们各自的寂寞与悲伤中,因世间那份最深情的爱,世界变得温暖。

  菩提的果实落入凡间,无声地奏响生命的空山。思想化作飞鸟盘旋,他们的诗句赋予文字以羽翅......

  他们用最纯真的天性,写着诗的灵魂。

  一个生命若有爱,便不苍白,他们都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初见,便惊艳了一生。

  收藏举报投诉

  有人说,不读纳兰容若和仓央嘉措,不是真正的读诗人。

  纳兰容若的笔,太真。

  从富贵锦绣,到失意落魄;从琴瑟和鸣,到阴阳两隔,字字句句见真心。

  仓央嘉措的情,太痴。

  从高高在上的活佛,到客死他乡的囚犯,生生死死是情痴。

  他们有着不同的命运,怀揣着同一种极致的深情,在一生的寻觅与伤怀中,留给我们一篇篇绝世诗文。

  当他们相遇,初见,便惊艳了一生。

  

  仓央嘉措说:

  但曾相见不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纳兰容若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人生若只是初见,一切美好都不会遗失。很多时候,初见,惊艳。蓦然回首,却已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少时的玩伴已各自成家立业,散落在天南海北,再难相见;青年时的伴侣,如今仍相守在旁,共度相濡以沫的余生。

  若是有缘,不论山高水远,都会有再见的那天,不离不弃,相伴一生;

  若是无缘,哪怕朝夕相处,也会聚散无常,再拼命地挽留,也无法改变。

  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人生苦短,愿我们且行且珍惜。

  

  仓央嘉措说: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纳兰容若说:

  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

  不是人间富贵花。

  一个是认定的转世灵童,却苦苦寻觅着世间法;一个是注定的庙堂权臣,却厌弃高门广厦,心系山泽鱼鸟。

  生而为人,有太多的事与愿违,也许是亲人的辞世;也许是事业的变动和波折;甚至仅仅只是一次情绪的溃堤,都可能让你备受打击。

  生活的波澜可以一时令人止步不前,但它永远无法剥夺生命的自由和意义,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

  请你相信,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途,终有回转。

  即使事与愿违,也一定另有安排。

  

  仓央嘉措说: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不是闲事。

  纳兰容若说: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诗人们伫立在萧瑟的秋风中,周围是黄叶纷纷,往事浮现于眼前,不禁黯然神伤。

  人生长恨水长东,遗憾,是生活的常态。时间无情,最痛的莫过于送走自己深爱的亲人。

  曾有一条公益广告:母亲说,儿子啊,等你长大考上大学,妈妈就享福了,等你毕业工作了,妈妈就享福了,等你结婚有了孩子,妈妈就享福了……

  其实,很多时侯我们并不是输给了现实,而是输给了等待。别总让父母等着我们,肆无忌惮地消耗着有限的亲情。

  此生惟愿家人身体康健,让我承欢膝下,陪你散散步、捶捶背,一粥一饭,安然度过余生。

  

  仓央嘉措说: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纳兰容若说: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一个进退两难,困苦如作茧自缚;一个满心惆怅,落寞如照花临水。

  世事难两全,就如月有阴晴圆缺。

  一生中有太多舍不得:舍不得父母,舍不得爱人,舍不得孩子,舍不得老友,舍不得手中的名利,舍不得变老......

  人生,终究是一个人的修行。过了中年,读一读佛经,才知道一切难舍,最终还是要舍得。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可贪痴太深,赤条条而来,赤条条而去,该舍便舍,了无牵挂,便是世间自在人。

  

  仓央嘉措说: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纳兰容若说: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短短今生一面遇,前世多少香火缘。”

  曾听人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遇见。

  我们在这世间相遇,便都是久别重逢。

  杨绛与钱钟书携手渡过命运的波澜,心存曼妙的风景;朱生豪和宋清如书信传情,把寻常的日子过出甜蜜;三毛与荷西等待彼此6年,终在撒哈拉沙漠共赴一场婚约......

  生命人来人往,聚散匆匆忙忙。

  恋人也好,朋友也罢;喜欢也好,厌弃也罢;珍惜也好,缺憾也罢。

  你来,风雨多大,我都去接你;你离开,有多不舍,我都微笑作别。

  这辈子,我们一同笑过、哭过、努力过,便已足够。

  

  三百年前拥有着绝世才华的两位诗人,两个“清凉孤绝”的生命,在时过境迁的今时今日,在我们的阅读中相遇。

  他们虽已故去,隽永的诗句却在世间静静流淌,被那些有缘的人,一次次记起,又一次次传诵。

  在他们各自的寂寞与悲伤中,因世间那份最深情的爱,世界变得温暖。

  菩提的果实落入凡间,无声地奏响生命的空山。思想化作飞鸟盘旋,他们的诗句赋予文字以羽翅......

  他们用最纯真的天性,写着诗的灵魂。

  一个生命若有爱,便不苍白,他们都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初见,便惊艳了一生。

  • 友情链接:
  • 那陈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ecostar-web.com 技术支持:那陈信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