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理财

走歌千里,为人生开一个音乐的暗杠

时间:2020-01-10

最后,我有时间坐下来,泡一壶茶,并认真推荐黑暗酒吧。

这里提到的黑酒吧当然不是麻将玩家非常喜欢的黑酒吧,而是一个名为“黑酒吧”的独立音乐家。这真的就像打麻将一样。你心里暗暗高兴,但你把他埋在心里,没人知道。

就像我每次去KTV,我都会唱《阿婆说》的歌。唱歌后,总会有人问我:这是谁的歌?为什么这么好?你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是的,黑酒吧是你私下喜欢的歌手,但没有被太多人注意到。

当然是因为《阿婆说》的歌,才找到了暗条。事实上,那只是两年多前的事了。作为一名音乐评论家,每天打开每个主要的音乐平台,浏览最近发布的各种新歌是我们的日常工作。当然,当我们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们首先被它悠扬而清晰的旋律所吸引,有着细雨和江南的风格,还有温柔的声音和温柔的抱怨,很像我们童年时听到的摇篮曲,这让我们在唱歌的时候能舒服的小睡一会儿。然后我了解到在这首歌的背后,还有另一个美丽的愿景。它来自造物主自己的经历。他有一次在苏州旅游时,在公共汽车上看到一位年迈的祖母。听着孙女清晰的话语,他告诉她你应该用家乡方言而不是普通话说话。否则,你将来就不能说你家乡的方言了。因此,他写了这首歌《阿婆说》。他想表达的显然是一种回归生活、寻找根源、思考源头的感觉。这样的作品通常带有非常沉重和深刻的气氛。然而,在这首歌中,它处理的是熟悉而亲密的细节,轻盈而美丽,它也是一种四两千斤的技巧。

正是从这首歌开始,我开始关注这位音乐家,黑吧,他的名字很江湖,但他的歌声很有女人味。是的,后来我了解到喜欢黑酒吧的人也喜欢叫他“姐姐酒吧”。虽然“姐姐酒吧”根本不是姐姐,但他的歌声更呈现出江南女子般的温柔嗓音。此外,我接下来听到的许多暗条作品也像《春园脱逃桃花》,有一些意境和形式像江南婉约风情画,如《小船》、《小桥》、《桐花》、《空》、《念》等。即使是像《狂草》这样的重名歌曲,黑酒吧的作品也更多的是歌唱生命中流动的风景,大部分都像江南山水的素描画一样歌唱,都是烟波画船卷起爱情的感觉。

但是黑酒吧不是来自江南,而是出生在更南边的广东梅州。当然,他热爱民间小曲创作也是有原因的。黑酒吧的父亲是一名民间音乐演奏者,他从小听粤语歌曲磁带长大。从他后来演唱的粤语老歌如《一生所爱》和他的《说书人》中的民间音乐痕迹,你可能可以认出他歌唱的根源。黑酒吧还创造了一种以广东客家方言结尾的“酒吧歌唱”方法。他的代表作是家乡合浦唱的同名歌曲。

他热爱歌唱,曾在广州金鹰杯流行歌手大赛中获得第一名,但他不满足于仅仅歌唱。1998年,他开始自学吉他、键盘、长笛和二胡等各种乐器,并开始尝试作曲和作曲,创作了他的第一首歌。

黑暗的酒吧不仅仅是柔软和民间的。他真的开始在江湖上成名了。我认为它应该来自《走歌人》歌曲,它上线一小时后收到了超过999条评论。这首歌最初所在的专辑《童话镇》也在一小时内筹集了18万元,在14小时内完成了三个月客户的最初计划,创造了独立音乐实体专辑最高的众筹记录。这是在2016年,也就是这张专辑发行的那一年,黑暗酒吧告别了他们在南方的家乡,开始在北方以音乐家的身份生活。虽然《一念》也是民歌的基础,但主题和角度是现代都市寓言的发展趋势。对人类风景的描述转向了对城市生活的叙述。那一年,他又写了一部《童话镇》,这正是他粉丝的真实生活。这首歌记录了他的粉丝们在产房外等待一个新生儿的出生,并和他的妻子给这个婴儿取名为“小年”(专辑《童话镇plus》当时是一起长大的)。该plus版本在原《一念》中添加了rap部分。事实上,这也揭示了黑暗酒吧的音乐品质也是非常世俗的,尽管他的歌曲表达了出生的浪漫梦想。

Dark Bar另一部著名的代表性作品是《童话镇》,也是一部民间摇滚作品。这也是他多年来演唱的“用蜡烛走路,砍水”的音乐,如走马西峰龙路,唱歌的江湖音乐家之风。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黑酒吧也过着随音乐游走江湖的生活,包括城市的山川,它的壮丽与温柔,它的世俗智慧。8月21日刚刚发行的新歌《走歌人》是这种音乐生活最感人的写照。

《千里行走》是继《千里行走》之后黑暗酒吧和尹子的另一场音乐会。黑酒吧创作了自己的音乐,歌词由鲁世杰创作,收录在黑酒吧的第六张专辑《说书人》中。从文字和演唱风格来看,它仍然是延续《太阳》的传统民间艺术的基本模式。它唱出了江湖上年轻、轻佻、热心肠的人们的幸福生活,奔放、豪放的中国风格和出生的感觉。它在行走的道路上实现理想、时间和经验的思考。“夜雨,高楼,空空如也的饮酒,七八夜的微风,想起两三个永远是朋友的人,纵马,追求千里之行,寻求与红尘无限的相伴,愉悦,潇洒,轻装上阵”。从文字到观念,这是一种中国式的审美风格和侠义心理。

在音乐层面上,黑暗酒吧这次迈出了更大的一步,从城市走向更广阔的草原,摸索出一种草原式的民间音乐风格,以奔放的行走为向导,将曲调置于习俗之内,置于习俗之外的情境之下。这首歌一开唱,就由蒙古的胡迈领唱,然后马头琴从容不迫地走进由快吉他和鼓构成的万马奔腾的宏伟场景。黑暗的栅栏也带走了江南小桥和小船的温柔。他们的歌唱变得放肆而轻浮。它们与印子写的关于江湖精神的诗和酒融为一体。突然,血涌了上来,心很坚强,心很宽宏大量,他们想疯狂地跳舞和喝酒。这也是我印象中蒙古草原音乐和流行歌谣最狂野、最独特的结合,也被认为是把口语诗放在诗的远处。之前,在现场直播中,当黑条即兴表演《说书人》时(是的,即兴表演是黑条擅长的另一种技巧),他们试图在这首歌中加入一些类似humai和bar语言的元素。这个《乌兰巴托的夜》可能是一个成功的,完全成形的作品,灵感来自这种创造力。通过这些创新尝试,我们也可以看到黑条音乐素养的丰富性和深度。从他的家乡合浦,到上海和北京,丽江和蒙古,甚至吐鲁番,他不受国界的限制,他可以一路收集这些音乐并将其融入自己的音乐中。他真的是一个在音乐方面“走了一千英里”的人。

黑暗酒吧也让他的歌唱事业走上了正轨。《千里行走》是黑酒吧的名作,事实上,这也是他的音乐取向。自2016年10月以来,黑暗酒吧用他的吉他和特效组建了一个单人乐队,开始了他一生中的第一次“歌手行走”之旅。黑酒吧音乐的最大特点之一是“一个人安排”。自2007年工作室成立以来,他已经为所有作品安排了所有的音乐、歌唱、乐器演奏、安排、收缩和后期阶段,带来了吉他、鼓机、效果器和循环。一个人是乐队。自2016年10月以来,这样一个单人乐队已经走过了12个城市。2017年,黑酒吧的《走歌人》之旅穿越了另外14个城市。到今年的2019年,“行走19岁的歌手”将于10月再次上映。因此,《走歌人》是他一直在练习的“歌曲行走”音乐生活方式。

事实上,独立音乐家的作品不受大公司品牌商业计划的限制,从创作到演唱,他们都更接近直接观众。面对面的旅游是他们与观众面对面交流的最好方式。通过这种方式,观众也将有更好的机会了解创作者的创造性思维和他们自己的个性对作品甚至他们的生活的影响,从而对音乐家有更立体和直观的理解,由此产生的爱会更深刻。2017年,《千里行走》是北京的第一首歌,700人涌入像龚宇一山那么小的地方,而700人在黑酒吧的低语中用手机悄悄地为他点亮了蓝色的大海。这对于龚宇一山来说是一个罕见的场景。据说在广州站的演出中,他唱了9分钟的单曲《阿婆说》,而观众也跟着他唱了9分钟,走过了歌手的黑暗面,仿佛他的音乐已经进入了听众的内心。

行走数千英里始于一步,路上的人们常常会因为一首偶然飘来的旋律而停下来,完成一次精神交流。黑暗的酒吧在路上以最原始的方式秘密地遇见你我,悄悄地为我们的生活打开一个黑暗的酒吧,让我们更加快乐和珍惜它。(温/鲁世伟)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那陈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ecostar-web.com 技术支持:那陈信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