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第一百四十三章 落魄的回归

时间:2019-10-10

2019-09-18 22: 34: 35月光学院的故事

本文是金丝猴的原创小说

刚开始,彭健不知道林媛媛失去了他的全部财产。林媛媛嫉妒他一个多月了。直到两人租了一套房子来付房租,彭建元才让林媛媛付房租。林媛媛告诉他。所有的钱都没了。彭健立刻惊呆了。他听不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顾小玉那里赚到的八九百万资金怎么可能消失了?即使两个人每天辛勤工作,也无法获得甚至数千美元都无法负担的租金!因此,林元元告诉他,股市使用了杠杆资金。股市崩溃是因为它付不起交易所的钱。它被交易所强制平仓,所有出售股票的钱被交易所夺走。

因此,两人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最无法忍受的是林媛媛实际上拒绝承认自己的错误。她还认为这只是偶然。如果她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会赢得所有损失的钱。这是纯粹的赌徒心理!经过一番激战,林媛媛主动与彭健分手,说彭健不爱她。她比她更珍惜她,让他把她给他的所有东西还给她。将她购买的所有物品(如衣服,鞋子,袜子,手机,手表等)退还给她,最后发现他穿着工作服。他暂时没有转身,林元媛寄给他的所有东西实际上都是彭建的钱买的。她自己的钱没买任何东西!

彭健问林媛媛,他如何从股票交易中赚到890万资金?没想到,林媛媛的回答使他感到惊讶。这笔钱与他无关。林媛媛说,如果没有,彭健怎么能去女宿舍?她怎么会在女宿舍里认识顾小玉?如果您不认识顾小兰,他如何与顾小彤做生意?如果他不跟顾小彤做生意,他怎么能赚890万元呢?因此,最后的结论是,这笔钱是她的林媛媛让彭建建挣的,说一万,这笔巨款的所有者应该是她的林媛媛而不是他的彭建!

彭健被林元媛的套路吓了一跳。到目前为止,他认为林元元是对的。这个大名字叫林而不是彭。顾小玉很有趣,问了一个问题,林元媛是清华大学的专业博士生吗?彭健奇怪地回答:“她是哲学专业人士!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看到顾小雨笑了,没有回答,他继续说话。林媛媛离开时,她很单身。在浴室里,她把所有送给彭健的东西烧成了灰。它还包括彭建刚毕业的博士后证书和学位证书,甚至还有他的身份证。

林媛媛的举动使彭建业感到不满,甚至更糟糕,因为林媛媛无法支付房租,林媛媛很快被房东席卷而去。当彭健被带出出租屋时,他的工作服和口袋里只有几十美元,另一个是一辆小型电动车。出来后,由于没有身份信息,所以暂时无法上班。他去学校支付博士后文凭和学位证书。学校需要他出示并复制身份证,但他必须返回家乡重新发行身份证。他身上的钱不足以让他买火车票回家。因此,他只能在北京停留一段时间。

他本来想去顾小兰求助的,但他想起了林元媛离开之前的话,所以他不敢来找顾小兰,林媛媛之前就离开了,顾小玉这条线是她在林元媛的网络资源,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他染这条线。在无助的情况下,晚上没有睡眠,他旋转并坐在北火车站和南火车站的候车厅。在白天,他有时会帮别人临时拿些小东西,赚十八块,但这样的工作并不多,所以手中的钱只能计划,每天的消费水平不超过五元。这样,今天他身上的钱已经花光了,今天他心爱的坐骑也被粉碎了。尽管他得到了1,000美元的付款,但他还计划用这笔钱买票回家,所以他今天根本没有早餐钱。

顾小兰问:“你回国后还去北京吗?”

彭建道说:“没有必要,也许没有来,因为我可以将身份证复印件寄给学校的教务处,请他们帮助提供博士后文凭和学位证书,然后寄给我。通过快递给我!“然后他的脸不见了。”只是我的职业在我们这个小县里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小玉听到心里的痛,问:“你家有人吗?”

彭建道:“父母和姐妹在这里!”

顾晓彤建议:“否则,您不需要立即回家。如果您需要补发身份证,您可以委托父母去当地的警察局。完成后,将其发送给我们。给你,然后你就可以把身份证带回学校,获得博士后文凭和学位证书,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住所,重新发行身份证后,还有一个可以寄出的地方!”

彭建筑很生气,他说:“我就是这样,我要去哪里找到住所?”

顾小伟说:“这件事不必担心你,我会帮助你解决的。”

谈话中,他触摸手机,给“胡同人民客栈”的女老板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还有一天20元的房间。女老板回答说,刚腾出贺维的房间,顾小玉叫她给他保留,有人会过来住,女老板答应留住他。喝咖啡后,谷小玉带彭建建出去找理发店,彻底改变了彭建的形象,然后带他去大型购物中心逛了一圈,给他买了拉杆箱,买了几套外套和内衣,两双皮鞋和袜子。上车后,他直接转向自己的“私人实验室”,将汽车停在实验室的前院,并用彭的建筑拖着手推车进入小巷。

当我到达“胡同人民旅馆”时,我使用柜台前的身份证办理了鹏的建造手续。当女老板问了多久时,顾小雨看着彭健。彭健天真地摇了摇头。顾小彤转身回到那个女人。老板说:“先住一个月,以后再说!”

办完手续后,顾晓彤把彭健带到了小房间。一年后,顾小玉再次进入他所居住的房间,他看起来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他不仅拥有电视和WIFI,而且他周围的墙壁都被粉刷成白色,并带有优雅的白光。浅黄色底座带有绿色衬帘,可遮挡外界强光,床被大号床取代。此外,在有限的空间中增加了一个小衣柜。总之,酒店房间的气味只是还没有空调,中间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个新的吊扇。在这所房子里面。

顾小雨在送彭健到酒店房间时说:“你应该去洗手间,换一套新衣服,然后去公司办公室找我。洗手间在左手末端。走廊。”

顾小兰从酒店出来,在巷子里的一家手机店里买了一部约3000元的智能手机,并用他的身份证处理了手机卡,充值了500元,然后乘车返回公司。进入自己的办公室。顾小彤仍然纳闷,林元媛和彭健是否有可能?他很难判断这一点。从彭建口的林媛媛,可以看出她在两者之间的关系有多强!可以看出,调和主动性的能力不在彭的建设中。从彭建健的叙述中,很明显,他对林元元仍有感触。否则,他真的不会追求林元元挥霍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巨款吗?

他在想,门敲了敲门,他说:“请进!”

进来的人正在为Peng Peng工作,但是这次Peng的结构与Peng的结构不同。我看到他个子高,穿着浅褐色的休闲服,配白衬衫和黑脚。裤子,一双修长的大腿很显眼,脚是一双抛光的棕色鞋子,头上的头发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闪亮的头,在马路上,胡须也被娇嫩的白皮肤所取代,尤其是那双散发出迷人光彩的忧郁眼睛。顾小兰不禁感叹:“哇,一只迷人的蛤!”

彭健在顾小兰对面的桌子旁坐下,听了顾小英的惊叫声。他忍不住羞怯地说:“如此,你很尴尬!”

顾小兰从办公室后面出来,亲自为他倒了杯热茶,然后坐在老板椅上,问:“你现在打算什么?”

彭健叹了口气:“看看能不能找到工作,先解决饮食问题,再谈未来!”

顾小伟说:“如果您跟随我们,它至少是稳定的。您不必担心下一顿饭在哪里吃。您怎么说?”

彭健不相信真实性:“由于您的公司具有科学性质,我该怎么办,这会加剧您的混乱还是只是成为您的负担?”

顾小玉露出神秘的嘴,同时微微一笑:“彭雄,你太小了,不能看我们公司。你认为锂电池与我们的原始产品有关吗?所以,技术的含义不是应该限制在某个点上。他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您从事的行业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吗?”

彭建静,顾小玉对此表示赞同。想一想。如果他的职业不是技术类别,他将在清华学习什么?所以他同意了。顾小玉及时向他介绍了公司为建造精密机械厂做准备的意图。他有兴趣参加吗?

彭建一听到了兴趣。这种精密机械制造可能只是他的专长。因此他将目光投向了他的眼睛:“我愿意,也愿意。如果您能给我这样的机会,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一定会取得一些成就并回报您!”

顾小玉知道,当他提到与自己的职业有关的事情时,会感到非常兴奋,因此他说:“好吧,公司将任命您为利达精密机械厂的厂长,并委托您成立工厂!您该工厂属于公司服务部门,因此您同时被任命为公司服务部门的负责人,并将此任命书带到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以找到要申请的办公室部长盖好公章的任命信上写着彭健的名字,然后他从抽屉里取出1万元现金递给他:“这是你每月的生活费。至于工资,从下个月起每月4万元,就没有试用期!”

彭健将任命一本书和一万元现金,他的眼睛被泪水遮住了,他的声音被ked住了:“谢谢你的公司,谢谢谷栋,我必须全心全意为公司服务!”我要离开顾晓彤的办公室,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和龚浩。

不久之后,龚浩打了个电话,确认:“顾东,这是您要找的服务部长吗?我喜欢,公司里还有另一个大个子!”

顾小英笑着说:“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被男朋友发现,要殴打!”

龚宇很自豪地说:“他甚至没有勇气说话,但敢打败?”

顾小彤向龚浩致意,服务部门的助理请彭自立。该公司在检查海关方面发挥了作用。龚瑜表达了他的理解。完成入境手续后,龚浩亲自将彭健带到他的服务部长办公室,因为她知道此人一定是顾小玉的信念,再加上彭健的迷人外表,给她留下很好的印象,所以她愿意做所有的人事服务都为他服务。

彭健进入他的办公室,收拾干净,然后回到顾小兰的办公室。他必须完全了解顾小玉要从事什么样的精密机械工厂,例如规模,水平等。两人再次见面后,双方不再有口号,他们冲进去。顾小玉告诉他,公司要建的精密机械厂虽小,但水平很高。尽管这不是该国最好的,但必须达到。甚至比北京最好的精密机械厂多,而且过程精度和自动化水平应该是世界一流的,并且生产潜力必须很高。用于制造“八臂”和锂电池超级生产线等产品。就像儿科一样。将来,有可能制造出更先进,更自动化的先进产品。

感谢您的阅读,您的最爱是我创作的动力!

本文是金丝猴的原创小说

刚开始,彭健不知道林媛媛失去了他的全部财产。林媛媛嫉妒他一个多月了。直到两人租了一套房子来付房租,彭建元才让林媛媛付房租。林媛媛告诉他。所有的钱都没了。彭健立刻惊呆了。他听不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顾小玉那里赚到的八九百万资金怎么可能消失了?即使两个人每天辛勤工作,也无法获得甚至数千美元都无法负担的租金!因此,林元元告诉他,股市使用了杠杆资金。股市崩溃是因为它付不起交易所的钱。它被交易所强制平仓,所有出售股票的钱被交易所夺走。

因此,两人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最无法忍受的是林媛媛实际上拒绝承认自己的错误。她还认为这只是偶然。如果她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会赢得所有损失的钱。这是纯粹的赌徒心理!经过一番激战,林媛媛主动与彭健分手,说彭健不爱她。她比她更珍惜她,让他把她给他的所有东西还给她。将她购买的所有物品(如衣服,鞋子,袜子,手机,手表等)退还给她,最后发现他穿着工作服。他暂时没有转身,林元媛寄给他的所有东西实际上都是彭建的钱买的。她自己的钱没买任何东西!

彭健问林媛媛,他如何从股票交易中赚到890万资金?没想到,林媛媛的回答使他感到惊讶。这笔钱与他无关。林媛媛说,如果没有,彭健怎么能去女宿舍?她怎么会在女宿舍里认识顾小玉?如果您不认识顾小兰,他如何与顾小彤做生意?如果他不跟顾小彤做生意,他怎么能赚890万元呢?因此,最后的结论是,这笔钱是她的林媛媛让彭建建挣的,说一万,这笔巨款的所有者应该是她的林媛媛而不是他的彭建!

彭健被林元媛的套路吓了一跳。到目前为止,他认为林元元是对的。这个大名字叫林而不是彭。顾小玉很有趣,问了一个问题,林元媛是清华大学的专业博士生吗?彭健奇怪地回答:“她是哲学专业人士!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看到顾小雨笑了,没有回答,他继续说话。林媛媛离开时,她很单身。在浴室里,她把所有送给彭健的东西烧成了灰。它还包括彭建刚毕业的博士后证书和学位证书,甚至还有他的身份证。

林媛媛的举动使彭建业感到不满,甚至更糟糕,因为林媛媛无法支付房租,林媛媛很快被房东席卷而去。当彭健被带出出租屋时,他的工作服和口袋里只有几十美元,另一个是一辆小型电动车。出来后,由于没有身份信息,所以暂时无法上班。他去学校支付博士后文凭和学位证书。学校需要他出示并复制身份证,但他必须返回家乡重新发行身份证。他身上的钱不足以让他买火车票回家。因此,他只能在北京停留一段时间。

他本来想去顾小兰求助的,但他想起了林元媛离开之前的话,所以他不敢来找顾小兰,林媛媛之前就离开了,顾小玉这条线是她在林元媛的网络资源,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他染这条线。在无助的情况下,晚上没有睡眠,他旋转并坐在北火车站和南火车站的候车厅。在白天,他有时会帮别人临时拿些小东西,赚十八块,但这样的工作并不多,所以手中的钱只能计划,每天的消费水平不超过五元。这样,今天他身上的钱已经花光了,今天他心爱的坐骑也被粉碎了。尽管他得到了1,000美元的付款,但他还计划用这笔钱买票回家,所以他今天根本没有早餐钱。

顾小兰问:“你回国后还去北京吗?”

彭建道说:“没有必要,也许没有来,因为我可以将身份证复印件寄给学校的教务处,请他们帮助提供博士后文凭和学位证书,然后寄给我。通过快递给我!“然后他的脸不见了。”只是我的职业在我们这个小县里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小玉听到心里的痛,问:“你家有人吗?”

彭建道:“父母和姐妹在这里!”

顾晓彤建议:“否则,您不需要立即回家。如果您需要补发身份证,您可以委托父母去当地的警察局。完成后,将其发送给我们。给你,然后你就可以把身份证带回学校,获得博士后文凭和学位证书,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住所,重新发行身份证后,还有一个可以寄出的地方!”

彭建筑很生气,他说:“我就是这样,我要去哪里找到住所?”

顾小伟说:“这件事不必担心你,我会帮助你解决的。”

谈话中,他触摸手机,给“胡同人民客栈”的女老板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还有一天20元的房间。女老板回答说,刚腾出贺维的房间,顾小玉叫她给他保留,有人会过来住,女老板答应留住他。喝咖啡后,谷小玉带彭建建出去找理发店,彻底改变了彭建的形象,然后带他去大型购物中心逛了一圈,给他买了拉杆箱,买了几套外套和内衣,两双皮鞋和袜子。上车后,他直接转向自己的“私人实验室”,将汽车停在实验室的前院,并用彭的建筑拖着手推车进入小巷。

当我到达“胡同人民旅馆”时,我使用柜台前的身份证办理了鹏的建造手续。当女老板问了多久时,顾小雨看着彭健。彭健天真地摇了摇头。顾小彤转身回到那个女人。老板说:“先住一个月,以后再说!”

办完手续后,顾晓彤把彭健带到了小房间。一年后,顾小玉再次进入他所居住的房间,他看起来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他不仅拥有电视和WIFI,而且他周围的墙壁都被粉刷成白色,并带有优雅的白光。浅黄色底座带有绿色衬帘,可遮挡外界强光,床被大号床取代。此外,在有限的空间中增加了一个小衣柜。总之,酒店房间的气味只是还没有空调,中间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个新的吊扇。在这所房子里面。

顾小雨在送彭健到酒店房间时说:“你应该去洗手间,换一套新衣服,然后去公司办公室找我。洗手间在左手末端。走廊。”

顾小兰从酒店出来,在巷子里的一家手机店里买了一部约3000元的智能手机,并用他的身份证处理了手机卡,充值了500元,然后乘车返回公司。进入自己的办公室。顾小彤仍然纳闷,林元媛和彭健是否有可能?他很难判断这一点。从彭建口的林媛媛,可以看出她在两者之间的关系有多强!可以看出,调和主动性的能力不在彭的建设中。从彭建健的叙述中,很明显,他对林元元仍有感触。否则,他真的不会追求林元元挥霍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巨款吗?

他在想,门敲了敲门,他说:“请进!”

进来的人正在为Peng Peng工作,但是这次Peng的结构与Peng的结构不同。我看到他个子高,穿着浅褐色的休闲服,配白衬衫和黑脚。裤子,一双修长的大腿很显眼,脚是一双抛光的棕色鞋子,头上的头发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闪亮的头,在马路上,胡须也被娇嫩的白皮肤所取代,尤其是那双散发出迷人光彩的忧郁眼睛。顾小兰不禁感叹:“哇,一只迷人的蛤!”

彭健在顾小兰对面的桌子旁坐下,听了顾小英的惊叫声。他忍不住羞怯地说:“如此,你很尴尬!”

顾小兰从办公室后面出来,亲自为他倒了杯热茶,然后坐在老板椅上,问:“你现在打算什么?”

彭健叹了口气:“看看能不能找到工作,先解决饮食问题,再谈未来!”

顾小伟说:“如果您跟随我们,它至少是稳定的。您不必担心下一顿饭在哪里吃。您怎么说?”

彭健不相信真实性:“由于您的公司具有科学性质,我该怎么办,这会加剧您的混乱还是只是成为您的负担?”

顾小玉露出神秘的嘴,同时微微一笑:“彭雄,你太小了,不能看我们公司。你认为锂电池与我们的原始产品有关吗?所以,技术的含义不是应该限制在某个点上。他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您从事的行业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吗?”

彭建静,顾小玉对此表示赞同。想一想。如果他的职业不是技术类别,他将在清华学习什么?所以他同意了。顾小玉及时向他介绍了公司为建造精密机械厂做准备的意图。他有兴趣参加吗?

彭建一听到了兴趣。这种精密机械制造可能只是他的专长。因此他将目光投向了他的眼睛:“我愿意,也愿意。如果您能给我这样的机会,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一定会取得一些成就并回报您!”

顾小玉知道,当他提到与自己的职业有关的事情时,会感到非常兴奋,因此他说:“好吧,公司将任命您为利达精密机械厂的厂长,并委托您成立工厂!您该工厂属于公司服务部门,因此您同时被任命为公司服务部门的负责人,并将此任命书带到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以找到要申请的办公室部长盖好公章的任命信上写着彭健的名字,然后他从抽屉里取出1万元现金递给他:“这是你每月的生活费。至于工资,从下个月起每月4万元,就没有试用期!”

彭健将任命一本书和一万元现金,他的眼睛被泪水遮住了,他的声音被ked住了:“谢谢你的公司,谢谢谷栋,我必须全心全意为公司服务!”我要离开顾晓彤的办公室,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和龚浩。

不久之后,龚浩打了个电话,确认:“顾东,这是您要找的服务部长吗?我喜欢,公司里还有另一个大个子!”

顾小英笑着说:“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被男朋友发现,要殴打!”

龚宇很自豪地说:“他甚至没有勇气说话,但敢打败?”

顾小彤向龚浩致意,服务部门的助理请彭自立。该公司在检查海关方面发挥了作用。龚瑜表达了他的理解。完成入境手续后,龚浩亲自将彭健带到他的服务部长办公室,因为她知道此人一定是顾小玉的信念,再加上彭健的迷人外表,给她留下很好的印象,所以她愿意做所有的人事服务都为他服务。

彭健进入他的办公室,收拾干净,然后回到顾小兰的办公室。他必须完全了解顾小玉要从事什么样的精密机械工厂,例如规模,水平等。两人再次见面后,双方不再有口号,他们冲进去。顾小玉告诉他,公司要建的精密机械厂虽小,但水平很高。尽管这不是该国最好的,但必须达到。甚至比北京最好的精密机械厂多,而且过程精度和自动化水平应该是世界一流的,并且生产潜力必须很高。用于制造“八臂”和锂电池超级生产线等产品。就像儿科一样。将来,有可能制造出更先进,更自动化的先进产品。

感谢您的阅读,您的最爱是我创作的动力!

  • 友情链接:
  • 那陈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ecostar-web.com 技术支持:那陈信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