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叶圣陶杯”新作文大赛特等奖作品赏析:当我老了(三篇)

时间:2019-09-13

我老的时候

刘家明(山东省沂南市第一中学)

生命是一段旅程,你和我都是行人。

所有经历过的都是风景和风情。在人生的暮色中,就像坐最后一班车。窗外是灵魂描绘的夕阳风景。傍晚的天空让灵魂涂鸦。

时间的流量从未停止过,一次又一次地将我们的祖先和长老带到终点站。我们只能看着年轻人,看着他们变老,我们不禁会想:“当你老了,我想.”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我年老时应该做些什么?

“自古以来,秋天是悲伤和孤独。我说秋天比春天好。”当我老了,当我上了生命的最后一班车时,这将是我生命中最安静,最孤独,最幸福的时刻。

安静如水

在晚年,人们经历过沧桑后应该保持冷静和平静,经过一生的奋斗,没有怨言,也没有后悔,并且具有“老应该坚强”的精神。就我而言,当我年老的时候,我应该和平安静,不再受到琐事的困扰,不再享受生活中罕见的纯洁时刻。

我想要追求的“沉默”似乎有更多的意义。安静,当有深沉和安静。淹没深沉而积累,如蛟龙在水底,看似出乎意料,但实际上暗流涌动,积累了巨大的能量;宁静安静,纯净,既安静又纯净。当我年老的时候,我不想生活在平庸和无尽的琐事中,但我会放下心来安息,摆脱所有其他的想法,比如秋叶的宁静之美,“因为我想做什么”。

在《无事此静坐》中,王增琪说:“留在过去,就像在书的底部”是他最好的晚年写作状态。当我年老的时候,我也会“无所事事地坐着,一天两天”,算上记忆中的珍珠,与闲暇时间搭配,串联珍贵的回忆,记录珍贵的风景。用积累的力量来完成他们不成功的愿望,象棋,书画,气质。这是什么样的自由和修炼!

当我年老的时候,我愿意像水一样平静,反映水中的日落,在沉默中追求最初的心灵,改善我的修养,回归真理。

寂寞作为一个月

老人常常感到寂寞,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孩子没有跪下,也没有活泼的陪伴。事实上,孤独是一个人正常的心理感受,它是一种动物本性。从“孤独”的激进分子和字形的角度来看,人们无意识地想到了动物。毕淑敏在《孤独是一种兽性》中写道:“孤独是野兽的宝贵属性,象征着孤独者的自信和勇敢。”那么,当我在闰年,而不是拒绝寂寞,为什么不品尝孤独,欣赏寂寞?

“要么粗俗,要么孤独。”叔本华说。这个月是不社会,孤独,但也很贞洁,高中。我想独自一人,用自己的光环绕自己,发出柔和寒冷的月光,在孤独中保持清醒。当他们累了,他们将走出广场舞的人群。他们不会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例如,在湖面上平静一艘绿叶船,在没有扰乱风浪的情况下平稳地向前移动,无法承受波纹。让孤独的月亮在平静的水面上闪耀,珍惜,这一刻,这一生,难得的寂寞。

当我年老的时候,我愿意独自一人,就像月亮一样,不追逐星星的闪烁,只是为了保留生命的最后清晖。

幸福就是光明

光线闪耀,但它是短暂的。幸福是辉煌的,但它不是永恒的。正是因为它的短暂存在,才有必要在明年的长寿中抓住短暂的一刻,珍惜片刻的快乐。

在《提醒幸福》中,毕淑敏表示,总有人提醒天气提醒疾病,但很少有人提醒幸福。是的,这是因为幸福突然来临,没有任何迹象,所以我们几乎无法提醒。事实上,为了幸福,所谓的“提醒”只是一种准备。当我年老的时候,我必须花足够的时间为幸福做准备,以充足的精力迎接幸福,并以充足的心情享受快乐。通过这种方式,一刻的快乐可以是辉煌的,没有遗憾。过关后我不知道怎么会无知。

当我的亲戚和孩子们从天南海北聚会时,我不会离开片刻,但此刻我会珍惜并享受幸福。当我独处时,我不会担心死亡的来临。让生命的每一分都有价值,享受生命的快乐。放弃悲伤,幸福如光;不愿刻,幸福就像光。

当我年老的时候,我愿意快乐,即使它很短暂,我也会像纯酒一样燃烧淡蓝色光,不留任何渣滓。

学者们经常叹为观止,有两个白点和面孔,只有少数人会将晚年作为欢乐的游乐场。然而,哀悼往往源于难以获得奖励和不幸。因此,当我年轻的时候,当我生气时,我应该为我的梦想而战,为我的生命而战。只有这样,当我老了,我才能过上自己的生活而不后悔自己的心。

无论怎样,无论多大年纪!在乐观的观众眼中,“老”只不过是体格,身体和外表,我的老头脑会像他们一样变老吗?

当我的脸老了,我愿意像水一样平静,像月一样寂寞,像光一样快乐,我想在停止殴打之前让心永远年轻。

当我老了,我想为你唱这首灵魂之歌.

当我乘坐最后一班车时,我会用轻盈的画笔画出天空中最美丽的日落.

[奖励理由]本文用三个比喻来描述他心目中的晚年。这三个比喻可以说是文章的目光:平静而水汪汪,在看完世界后表现出老人的模糊;孤独如月亮,显示繁荣后老人的平静;幸福就像光明,老人的表现享有家庭的自由。应该说这种概括是非常有见地的。关于这些隐喻的文章也已到位,特别是引用的名人语录和文章的叙述语言都很自然。这篇文章获得了夏季现场最终奖。

我老的时候

□郭汉宇(山东省临沂市二年级)

0岁。

你出生的时候,我才三十岁。听着像黄疸一样清脆,哭泣的声音,我没有时间休息,我求护士带你去,让我看看你的脸。你真的很小,很轻,拥抱在你的怀里。你的脸是红色的,皱纹的,有趣的,就像一个小老头。两只手紧紧地握紧两个小拳头,好像他们咒骂和尖叫,把我们的命运牢牢地钉在一起,这些点是不可分割的。看着那张没有睁开眼睛的脸,我的表情立刻变得温柔善良,心中充满了奇怪的温暖。我内心暗暗发誓:在我的一生中,我必须保护你并照顾你。

五岁。

当你五岁的时候,我才三十五岁。出于某些特殊原因,我必须让你在一年前进入学校。我很害怕,我很抱歉你被年龄比你大一岁的同学欺负。如果您五岁,您将离开我并尽早进入学校。我还记得小学的第一天你没有上学。当你对我微笑并微笑时,我的心在努力工作。看来你过得很好。我心里默默地对你说:有点儿!我们一起走过街道,我们在夕阳下慢慢走回家。落日的余辉在我们两个人身上镀金,神圣而迷人。当最后一缕阳光慢慢隐藏在地板上时,我们互相微笑:一张脸很嫩,一双眼睛照在脸上;另一张脸上充满了温柔的笑容,善良而且被宠坏了。

十岁。

不知不觉中,你已经十岁了,我已经进入了毫无疑问的时代。你越长越高,我越能告诉你一个人可以在短短五年内做出如此大的改变。我们一起站在家里的大镜子面前,默默地互相检查。你在镜子里几乎和我一样高,甚至有一种超越我的倾向。和我?这五年对我来说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看着镜子角落里有很多乌鸦脚的脸,我不禁灰心丧气,并且对那些单相思的时间表示不满。当我想起你的时候,我想虽然你已经十岁了,但仍然像一个小追随者一样坚持我,我的表情很轻松。为什么不变老?什么是丑陋和恐惧?只要我去过你那里。

十五。

当你十五岁时,我才四十五岁。你对我变得越来越无动于衷,对漠不关心几乎漠不关心。当你第一次离开飞机时,你十五岁。在机场,在检票口,我们即将分开。我如此依恋和担心你。我担心你第一次无法照顾好自己,但你的表情轻松而无动于衷。我想伸出手去拥抱你,并做最后的告别。你拒绝,直言不讳地拒绝母亲的担忧。我的心开始微微疼痛,看着你渐渐消失的背影,我的心更加疼痛,就像一把钝刀慢慢地,坚定地锯开它。

二十岁。

时光飞逝,你是一所名牌大学的新毕业生,我已经五十岁了。我的脸上有越来越多的皱纹,从我的眼角到嘴角,都是成为老太太的姿势。我们的关系早已缓和,你将不再抵制我的关心和拥抱。在我50岁生日那天,你第一次主动拥抱我,你的身高已超过我。我轻轻地抱着你,兴奋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泪水早已满是眼睛,但不敢让泪水流淌,虽然蝎子早已窒息,但也不敢哭出来。我的心脏伤口在你移动时慢慢愈合,感觉我已经为你付了二十年,而不是徒劳。最后,我忍不住大声喊叫。我能感觉到你轻轻拍打我的背部。

三十五岁。

当你三十五岁的时候,我差不多老了。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的身体状况变得越来越糟,我经历了三次主要手术和两次骨折。而且你也有自己三岁的女儿和一位慈爱的妻子。我们的祖父母和孙子经常在黄昏见面。你的女儿在最前线欢呼雀跃,心中挥舞着银铃般的笑声。你小心翼翼地追着她,因为害怕她会摔跤,就像我多年前守护你一样。我在你身后,慢慢地跟着,让太阳照到我已经白发的头发上。仍然是同一个场景,它是夕阳。看着你逐渐远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了龙英泰《目送》的声音:所谓的父子母女,但这意味着,在这一生中,你和他的命运是看着他的背逐渐飘走,他默默地告诉你他的背:没有必要追逐。

当我年老的时候,我并没有后悔,因为我用尽全力去爱和宠爱一个人。我和他一起看着鲜花和鲜花,云层飞来飞去。

[审计理由]本文选择一个特殊的观点,假设他是一位母亲(父亲),并且随着他和孩子一起长大,他会变老。这看似简单而正常。事实上,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的成长过程是父母衰老的过程。当我们的父母最强大时,我们就会诞生。当我们最强壮时,我们的父母已经老了。这篇文章的成功告诉我们,对于许多类似的主题,抓住线索并以集中的方式写一件事通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且你不必像许多同学一样思考。再次列出老年后的生活状态,但最终不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这篇文章获得了夏季现场最终奖。

我老的时候

□王浩然(北京顺义牛栏山第一中学高级)

史铁生说:“死亡是一件不需要焦虑的事情。”在我看来,“旧”也是我们需要照顾的东西。 “旧”是生命的必要阶段,它是生命之河最后一部分的缓慢流动。水的细微流动,人们变老了,“老”的内在意义可以很深很长。

首先,孤独是美学的必要条件

当我老了,我不会蜷缩起来,害怕寂寞。我会拥抱它。正如龙应台所说,“寂寞是美学的必然。”

我对祖母的孤独感的理解来自于我的祖母。奶奶从我家乡的村庄搬到了这个城市,与我的兄弟住在一起。我哥哥在城里上学,有人照顾他吃饭睡觉。奶奶的生活平淡无声。早上,她打电话给她的哥哥上学,给他炸了一个鸡蛋,然后把他送走了。他开始打扫房子。房子实际上并不脏,她仍会来回擦拭每一个故意的地板,她嘴上的字就像旧织机。当她清理房子并且疲惫时,开始了她的一天的“主要业务”移动凳子,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的人。看着它,捡起我心中的旧东西,叹了几声,然后我站起来为我哥哥准备了午餐。

我很伤心,我的祖母是如此孤独,但这是无助的。当我老了,我将享受无比宽敞的自由空间,孤独带给我的心,就像茶的味道。

我会在一个无人居住的地方以便宜的价格购买,不要大,但要被大海包围,岛上还有常绿的松树林和山毛榉。我不需要携带任何电子设备,只需几箱书,还有足够的纸和笔供我思考。早上起床,打开窗户迎接海面上的微风,带着一些顽皮的云彩。如果你足够幸运地让云雀意外击中,我将很高兴地欢迎它与我一起阅读。我知道我的身体有点僵硬,但我不介意,我被永恒的波浪拥抱,晚上的云彩是我五颜六色的衣服,夜空中的星星是我的信标。

当我老了,我很孤单,但我并不孤单。

第二,承担所有宽容

当我老了,我不会固执,也不会搬迁;我将以平静和平静的心欢迎任何生命的礼物,一切都会让我快乐并达到宽容的境界。

我对这位老人有一种顽固的理解,我从祖父那里看到了这一点。爷爷不像奶奶。他守卫着西北的黄土地。他在哪里可以留在这个城市半天?我记得有一次,一家人说他们会把老人带到城里度过美好的一天,但是当父亲来到钢筋混凝土的小楼里时,他听到楼外街道上嘈杂汽车的噪音然后回去了。不要吃饭,不要睡在柔软的床上,强迫在坚硬的沙发上过夜,第二天早上,众神不知道怎么赶公共汽车回到家里的小家。后来,当家人再次向城市提起时,他非常生气,他的眼睛和黄牛一样大。事实上,祖父的心是可以理解的。土地已融入他的血液中。黄土高原的沟壑在他心中烙印。他太爱了。孩子们的思想能不好吗?当他的父亲年老时,他会稍微靠近一点,让一辈子努力工作的老农父亲享受几天的祝福。

我理解爷爷的心,但这是无助的。但我依靠文学中有限的智慧。当我老了,我会带着我的祖国。正如史铁生所说,“家乡不仅应该是一个特定的地方,它应该是一种广阔的情绪;只要我感受到这种情绪,我就会回到祖国。”我也会喜欢杨江晚年,“我正在燃烧艺术的火焰,这火已经消失,我会去。”像她一样,我会瞧不起生活中的一切,将人事变化的所有忧虑内化为我心中最强大的力量,这样我就能在超越的事物之外安居乐业。当我老了,我可以放下一切。如果我的孩子要我和他们一起搬进去,我会高兴地听从他们的心。如果他们不想和我住在一起,我将拥有自己的岛屿,我每天都会悠闲地生活。我们年老时不能放下什么?永远满足和快乐! _____________

3.年轻的心

当我老了,我只允许自己的身体变老。我必须有一颗永远会唱歌的年轻人。

当我在雷丁监狱度过两年生活后读到王尔德的话时,我的心因为他那古老而憔悴的心脏而痛苦。 “壁纸越来越糟,我越来越老了,”他绝望地写道。在我和壁纸之间,必须始终有一个首先打破的人。“世界大肆削弱他的灵魂并羞辱他的个性。他一生追求的柏拉图式的爱情被打破了。他是一个风化的老灵魂,走了进去一个没有人想要的酒店。

我同情王尔德痛苦的老化心脏,但这仍然是无助的!至少,他向我展示了一颗年轻的心是多么重要,多么勇敢,一颗开玩笑的心如何像钻石一样珍贵。

当我老了,我就像齐白石一样年轻。有适当价值的外宾来参观老白石的画作,艾青跟着翻译。老白石人刚刚开始匆匆忙忙,然后隐约透露出不满的颜色。艾青悄悄地问他为什么,这听起来像个男人。 “其他人欣赏我的画作并赞美我的画作。他们怎么会有好话呢?” “他们用英语吹嘘,你无法理解!” “哦,哦!” 。

齐白石老人带着幼稚的心,是一种永远年轻的态度。我想要像他一样诚实,不要隐瞒自己的情绪。我怎能不夸大自己的画作呢?我希望用我孩子的年轻心去理解这个世界,跟随我自己的心,不要让其他孩子看到我老式的老骨头。他们应该让他们觉得我的身体和孩子一样大。

当我年老的时候,我想要拥抱孤独的感觉,不知道所有的宽容,永远年轻。放手吧,让年轻人为之奋斗吧!我很温和,我想以缓慢而缓慢的方式流过河的最后一段,享受生活的每一个过程。

[致谢]这篇文章讲述了你想象的三种理想的生活状态:感受孤独的美丽,放下所有的负担,保持年轻的心灵。选择一个或两个在每个州知道的老人,描述他们的生活和文字,并从他们的州找到他们未来的位置。这不是一般的幻想,而是一种多愁善感的评论和设计。这种写作值得推广。这篇文章获得了夏季现场最终奖。

——

  • 友情链接:
  • 那陈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ecostar-web.com 技术支持:那陈信息网| 网站地图